侍寝丫环 第11章

作者:方敏 标签: 台湾小言

“你们……”牡丹竟然光溜溜地坐在他身上,两人似乎正在交欢。

她的心像被人放了冷箭,狠狠地刺伤。

“熙儿,你听我说……”冷仲轩连忙推开膝上的牡丹,急于解释。

她脸上浮上仓促的神色,局促地转过头。“对不起,你们继续……”

熙儿说得言不由衷,眸子染上一层泪雾,心痛地奔离。

“熙儿……”冷仲轩欲追上她,却被牡丹拉住,叹声唤道:

“三当家,别理她了,她还只是个小丫头,你看看我,我才是货真价实的女人。”

“住口,你这个狐媚的女人,给熙儿拎鞋都不配!”冷仲轩恶毒地骂道,目光是如此的犀利、阴沉、诡谲,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,直让她浑身发冷、寒毛直竖。

话落,他忿而走出房门,去找回熙儿。

牡丹从未有过这般的羞辱,顿觉颜面扫地,恼怒万分,咬牙切齿地道:

“冷仲轩你给我记住!”

奔至墙角,熙儿泪水夺眶而出,她只觉得她的心已一片片的斑驳、剥落,再也拼凑不全。

她为什么会这么伤心、痛苦?这代表什么?

难道她对他的爱已经深得无法自拔?

脑海里一直盘旋着牡丹和他交缠的身影,揪得她的心好痛、好痛,几乎承受不起。

“熙儿……”冷仲轩赶至,她像是见着了洪水猛兽,恐惧地紧缩在墙角,身子微颤。

“你别过来,走开!”她极不愿见他。

“熙儿,你误会了……”他抱住她的身子,她激动地飞舞着双拳,极欲挣脱他。

“放开我,你这个伪君子、大色魔……”她一连串的谩骂。

“熙儿你不要这么冲动!”他沉声一吼。“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浮躁了,什么事情都没弄清楚,就乱下定论,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是好色之徒吗?若是如此,你我早已发生关系。”

她安静了下来,漆黑的眸子充满迷惘。

“那你和牡丹……”

“是她自己脱光衣服诱惑我的,我正要推开她,你正好进来。”他忍着气解释。

“牡丹会自己脱光衣服诱惑你?”她扬高声调,半信半疑。

“为什么不可能?你不要把每个人都当成是好人,牡丹毕竟是风尘出身,心机也比较重。”他趁机给她上了一课。

熙儿的脑袋轰然作响,一片混沌,她实在很难想象,牡丹竟然是一个忝不知耻的女人。

原来她那天一直在问冷仲轩的事,心里就有了抢夺他的念头。

枉费她还把牡丹当成知心的朋友,连床第之事也告诉了她。

真是人心叵测!

“现在你知道了,还生气吗?”冷仲轩托起她的下颚,一双带笑的勾魂眼望进她羞涩的瞳底,有如浓酒般迷乱她的心扉。

“我……”她张口欲言,他却堵住了她的唇,惩罚似的轻咬她的丁香小舌,以自己的齿与她的相撞,刻意弄出一些醉人声响。

缠绵的一吻,化解了所有的误会与介蒂,她羞怯、满足地偎在他怀里。

“以后你不能再这么乱吃醋了,知道吗?”他霸道的言词中含着温存,丝丝浅浅地侵入她的心底。

“嗯。”她轻柔地应了一声。

在冷仲轩那儿碰了一鼻子的灰,牡丹愈想愈不甘心,兴起了借刀杀人的念头。

她刻意迎合卓一刀,对他施展媚功,虽然她极度厌恶卓一刀,但是除了卓一刀,没有人能替她出这一口气。

牡丹把卓一刀侍候得醺醺然,卓一刀还以为牡丹对他日久生情,乐不可支地说:“牡丹,你真是一朵解语花,自从有了你,我就变得生龙活虎的,只要你乖乖地待在我身旁,一辈子吃穿不用愁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“二当家,你要真的怜惜人家,可要替人家出口气。”牡丹娇怜地道。

“噢,在山寨里有人敢欺负你吗?”卓一刀挑眉问。

“有,你不知道,三当家他企图想非礼我呢!”她万般委屈地说。

“那家伙有了熙儿还不够,居然还想要你!”卓一刀燃怒于胸。

“他还说他迟早干掉你二当家的位子,要我跟了他呢!”牡丹加油添醋,无中生有地挑拨离间。“他当真这么说?”卓一刀额际的青筋凸暴,跃然起身。

“是啊!你可要小心他对你不利。”

“可恶!”卓一刀一拳击向桌子,忿而甩袍。“我去找他理论。”

卓一刀气冲斗牛地冲出房门,到冷仲轩那儿兴师问罪。

牡丹的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,沾沾自喜地跟上去看好戏。

“冷仲轩你给我出来!”卓一刀在他房门前大吼。

房内的人惊而走出房门,熙儿一双眼对住了牡丹奸诡的眼神。

冷仲轩上前问道:“二哥,有什么事?”

“我不是你二哥,你眼里也没有我的存在。”卓一刀没头没脑的张口就骂。

上一篇:商门甜妻

下一篇:天算姻缘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