侍寝丫环 第26章

作者:方敏 标签: 台湾小言

“你……是不是昏了头了?好歹你也是个贝勒,说话这么欠缺考虑。”太福晋指责道。

“我考虑的很清楚,我爱熙儿。”多罗仲齐毫无畏,挺直腰杆。

“可是熙儿爱的是我。”多罗仲轩冷冷的说道。

齐贝勒冷哼一声。“你又不能娶她,你要娶的是馨宜格格……”

“谁说我不能娶她?你少打熙儿的主意,听清楚没有?”多罗仲轩一股锐不可当的怒火汇集到拳头,朝弟弟挥去。

齐贝勒不甘示弱地反击,两人扭打成一团。

太福晋揪着心口,感到窒息般压迫感,一时血气翻涌夺口大喝:

“住手!都给我住手,两兄弟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,这成何体统!”

多罗仲轩见母亲似乎身体不适,连忙停止和弟弟的打斗,奔至母亲跟前。

“额娘,你要不要紧?”

太福晋抚着疼痛的胸口,常嬷嬷赶紧扶她坐下,倒了杯茶水让她喝下,喘口气。

多罗仲齐看见这样的情景,也不敢再造次。

稍缓,太福晋不谅解地盯着他们。“你们谁也不能娶一个卑贱的丫环,熙儿就让她流浪在外,不准再找回来了。”

“额娘……”多罗仲轩骇然,无法接受。

“你若不听话,就是不孝。”太福晋以母亲的威严压制他,语气坚决。“你不要忘了和馨宜格格的婚事,别为了一个丫环,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。”

多罗仲轩惊愣在地,顿时方寸大乱。

齐贝勒兴灾乐祸,这下大哥不能跟他抢熙儿了!

困坐两天之后,还是没有人来救她们,光吃水果,两人饿得两眼昏花,背抵背地互相依靠在一起,瘫软在地。

“熙儿姐姐,我看这样子下去不行,我们得想办法出去。”青蓉无力地道。

“有什么办法?门又撞不开。”熙儿叹着气。

“怎么都没有半个人来呢?阿仁和何福死到哪去了?”青蓉嘟着嘴。

正在抱怨,门外有了声响,她们霍地起身,抓着窗口上的木条,以为有人经过,正想求救,却见常嬷嬷一脸阴森地出现在窗边,她们惊愕地面面相觑。

“常嬷嬷……”

“料想不到会是我吧!你们这两个贱丫头,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!”常嬷嬷的嘴角掀起一抹得意且卑鄙的笑。

“你的心胸怎么如此狭窄?是你自己记忆力差,玉镯乱放,还怪别人。”熙儿不解她怎么这么过分。

“是你勾引王爷,太福晋才下令要我弄走你,你还真是妄想,乌鸦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?我呸,也不想想自己低贱的身份。”常嬷嬷鄙夷、讽刺地道。

熙儿心头一惊,太福晋果然知道了。

青蓉顿时也明白了。

常嬷嬷从窗缝塞人一个纸袋。“我还算是好心给你们送食物,你们最好安分一点……”

“太福晋打算关我们多久?”熙儿急问。

“这我可不知道。”常嬷嬷耸耸肩。“至少也等王爷和格格成亲之后。”

熙儿心一凉,常嬷嬷转身想走,青蓉急忙唤住她:

“常嬷嬷,这件事和我无关,你可不可以先放我走?”

“放你走?”常嬷嬷回头,冷冷地道:“我又不是拿石头砸脚,放你出去,你一定会去跟王爷告状,我怎么可能会那么笨,你别做梦了!”

她扭着臃肿笨重的肥臀,掉头走人。

熙儿惭愧地对青蓉说:“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“我不要紧,方才我只是试试看能不能先脱困,好去通风报信。”青蓉苦笑。“不能回去就算了,待在这里反而轻松,不用做事。”

熙儿垂着头,桃花般艳丽的脸孔,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哀愁。

“你和王爷的事是真的吗?”青蓉不由好奇,歪着头问。

熙儿默认了。

“其实你要对自己有信心,王爷一定会来救你的。”青蓉安慰她。

“谢谢你青蓉,幸好有你陪伴着我,不然我一个人一定更害怕。”熙儿微微绽开一抹感激的浅笑。

“别客气,以前你那么照顾我,我一直没有机会报答你呢!”青蓉眨眨眼,然后打开常嬷嬷拿来的纸袋。“吃吧!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熙儿伸手欲取,青蓉似想起了什么,连忙阻止她的动作。

“等等,那个老妖婆不知道会不会下毒,我先吃,没事了你再吃。”青蓉拿了一粒包子,嚼了几口,吞下肚。

熙儿见青蓉待她如此好,先身试毒,不禁感动万分,眼眶濡湿。

“熙儿,你到底哪里?熙儿……”多罗仲轩不顾母亲阻挠,依然四处寻找熙儿的下落。

他像无头苍蝇般,东奔西走,几天没睡好觉,加上心系熙儿的安危,他双眼布满上血丝,精神焕散。

天空飘起细雨,街道上的摊贩都提早收工,行人纷纷走避躲雨。

多罗仲轩的辫发淋湿了,却依然骑着马,不死心地继续寻找。

上一篇:商门甜妻

下一篇:天算姻缘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