侍寝丫环 第30章

作者:方敏 标签: 台湾小言

她们在回廊遇见了太福晋,太福晋见着她,惊问:

“格格怎么是一个人,仲轩呢?”

馨宜格格冷凝着一张脸,秋儿代答:“王爷方才匆匆离去,至今还不见人影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太福晋大吃一惊,暗叫不妙。

仲轩肯定是去熙儿那了,万一被格格撞见了,那还得了。

可是她拦不住,馨宜格格全然不顾为客应有的礼节,一间一间厢房地找,见不到王爷,不肯干休。

眼见馨宜格格愈来意接近熙儿住的房间,太福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格格,你等一等……”太福晋着急地跟在后面。

馨宜格格完全不理会太福晋,她闯进了熙儿的房间,看见王爷和一名女子在里面,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多罗仲轩无畏无惧地迎视她,熙儿则怯懦地躲在他后头。

太福晋见他们三人撞在一块,头都快昏了。

“多罗仲轩,你给我说清楚,她是谁?”馨宜格格掀起惊滔骇浪的怒气,她入府小住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?他居然扔下她这个皇格格!

太福晋连忙辩解。“熙儿是府里的丫环。”

“丫环?”馨宜格格记起曾见过她一面,对她的美貌印象深刻,狐疑地问:“一个丫环需要住在上房吗?”

“她不是丫环,熙儿是我心爱的女子。”多罗仲轩不避讳地直答。

馨宜格格万分震怒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。”

“格格,我不需要瞒你,你上回来王府时,我也已经跟你讲得很清楚了。”多罗仲轩冷肃如冰。

馨宜格格浑身颤抖,感到尊严扫地,指着他大骂:

“多罗仲轩你好大的胆子,你居然为了一个贱婢,撇下我这个皇格格,你视我于何在?视皇上何在?”

“你少拿皇格格的身份压我!”多罗仲轩一手搂住熙儿微颤的肩头,给予她支持。

“仲轩,别再说了!”太福晋听得提心吊胆,得罪了皇格格,要是闹到皇上那儿去,那怎么得了?馨宜格格怒瞪着多罗仲轩臂弯里的熙儿,恨不得吃她的肉、啃她的骨,都是这个女人破坏了她的幸福,她沉声道,

“那你的意思是要收她为妾?”

为了收服他的心,她必须忍耐。

“不是,在我心里,熙儿是我的妻子。”多罗仲轩望着熙儿,眼里充满柔情。

他对熙儿的态度,深深刺痛馨宜格格的心,她的心碎成片片,濒临崩溃。

馨宜格格大声咆哮:“多罗仲轩,你给我听着,倘若你不赶她走,我就跟皇上说去。”

“随你便!”多罗仲轩真的豁出去了。

“仲轩……”太福晋在一旁捏了一把冷汗。

馨宜格格想不到他不受威胁,坚决和一名丫环在一起。

蓦地,馨宜格格开口道:“你们都出去,我要单独跟她谈一谈。”

多罗仲轩迟疑的看着熙儿,但她回以一个不必在意的微意。

待众人出去后,熙儿反身将门关上。

馨宜格格望着她的背影,脱口问道:

“你为什么喜欢王爷?”

她错愕地转身,双颊绯红,嗫嚅地道:

“王爷有一股无以伦比的气势,深深吸引熙儿。”

“是啊!仲轩的确是让人无法抵挡,我就是在众多王爷、贝勒中,看中了他出众的外表。”馨宜格格眼神迷离。“可借他不爱我,我觉得爱一个人好累……”

“格格,我认为爱一个人,就是让他幸福,而不是企图控制他……”熙儿大胆直言。

“住口,你太放肆了,居然敢批评格格。”秋儿代主子斥喝。

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若是我爱一个人,而他不爱我,我绝不会勉强他。”熙儿鼓起勇气,也许她能令格格改变心意。

馨宜格格若有所思地说:“从小我要什么有什么,从没想过我爱的人,居然不爱我。”

“格格切莫灰心,这只是格格的缘分未到……”熙儿反而同情起她。

“我家格格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。”秋儿反感地痛斥。

见两人再也说不上话,熙儿默默离去,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。

馨宜格格反复思量她的话,内心矛盾不已。

先前才与多罗仲轩不欢而散的多罗仲齐像脱胎换骨似的,在武教场上拼命练刀枪、射骑。

其实先前熙儿鼓励他的话他全听进耳里。

他赤裸着古铜色的上身,舞着招式漂亮、凌厉的一套刀法,脚步也跟着舞刀时而疾进、时而退后,下半身稳如磐石。

太阳底下,他不辞辛劳的练武,为的就是争一口气,他要让熙儿,还有其他人知道,他多罗仲齐不是鼠辈,是真正的男子汉,有朝一日要报效朝廷,干一番丰功伟业,教别人不敢小觑他。

上一篇:商门甜妻

下一篇:天算姻缘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