侍寝丫环 第33章

作者:方敏 标签: 台湾小言

“格格……”

“你别跟来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馨宜格格漫不经心地在园子里走着,不知不觉踱到了齐贝勒的寝居,从窗口看见他一个人独自在喝闷酒。

她心头一紧,走了进去。

“大白天的,你为什么在喝酒呢?”

多罗仲齐蓦然抬首,目光赤红,带着微醺的语气:

“是你啊!格格,你来的正好,坐下来陪我喝两杯。”

馨宜虽然坐下来,却面带怒气,指责他:

“你不该如此颓废的,那一天我在武教场看见你,你是那么威风英武。”

“熙儿有喜了,你不知道吗?”他陷入绝望,痛苦地看着她。

“这我知道。”她点点头。

“那你不难过吗?”他以为她会和他一样。

“难过又怎样?这已经是事实了,你不也说过,你已经想开了,怎么还在喝酒?”

“喝最后一次吧!来,我帮你斟酒,咱们干杯。”他把另一只酒杯递给她。

她也恼了,仰头灌入喉。

“再来一杯。”他又为她斟酒。

看到他为那个女人失魂酗酒,她也跟着沉痛起来,酒一杯接一杯的喝。

“我本有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……”多罗仲齐酒酣耳热之际,站起身来,胡乱地比手划脚。

馨宜格格不胜酒力,脸颊因为喝酒的关系,显得红艳动人。

多罗仲齐的手很自然地搭在她身上,酒后吐真言:

“为什么连你也喜欢我大哥?我哪一点比不上他?”

馨宜格格醉意深浓地掀起一抹笑。

“如果可以重来,我会告诉皇阿玛,我喜欢的是你,我要嫁给你。”她也醉得胡言乱语,但是说得却是心坎里的话。

“你一定喝醉了……”他苦笑连连,重重打出一道酒嗝,摇摇晃晃间,腰都站不直了,和她一同跌仆在床榻。

她趴在他身上,眼皮子重得快撑不开,嘟哝着:“我想睡觉……头好痛……”

“好……睡吧!”他也昏昏沉沉的,两腿一伸,靴子也没脱,整个人躺在锦榻上,她依偎在他身上。

两人气息均匀地进入梦乡。

窗外夕阳缓缓没入云层,黑夜即将笼罩大地。

到了掌灯时分,秋儿见格格还不回来用膳,便四处找寻格格。

她问过府里的每一个下人,却没人见到馨宜格格。

秋儿疑惑格格到底上哪儿去了?

三、四个时辰过去了,馨宜格格酒醒了大半,微微睁开眼眸,却赫然看见自己的手正倚在齐贝勒的胸坎,两人亲密地睡在一块。

她惊羞地坐起身,幸好自身衣着未减,尚未失节。

多罗仲齐这时也惊醒过来,有些莫名奇妙。

“格格,我们……”他不安地询问:“我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”

她抿唇摇头,眼中却有着泪光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……”他拉回了记忆,微妙的感觉在心底延展开来,似有若无的情愫像雪球般愈滚愈大。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她羞赧地下床,整理仪容,她的发髻有些凌乱。“我该走了……”

她转身欲走,他却拉住她的手。

“等一等,格格……”

“什么事?”她的小手被他包握着,异样的电流窜入全身。

他结结巴巴地道:“你……之前说要嫁给我,是……是真的吗?”

她嫣然一笑,像捉迷藏般。“你说呢?”

“格格,我很认真地在问你。”他充满期待,倾听她的回答。

她怔忡半晌,难以逃避他迫切渴望的眼神,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情感。

“我是对你有好感。”

“那我们……”他激起了另一分希望。

“你愿意和我一起向命运抗争吗?”她豁出去了。虽然皇阿玛属意把自己嫁予恭亲王,但自己若是不肯嫁,皇阿玛也是没辙。

他的呼吸仿佛在听到这个答案后瞬间停止,所有的生气又回流到他身上。

“我愿意,我当然愿意。”多罗仲齐无比兴奋地拥住她。

上一篇:商门甜妻

下一篇:天算姻缘

推荐阅读